这是法国名著《小王子》中一个有名的寓言故事,这个童话,实在太有智慧灵性了。人与人之间,不也是一样道理吗?我不得不承认,我被触动了。

【小王子】

有一天,小王子的星球上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颗种子,后来忽然发了芽。小王子小心翼翼地监护着这株与众不同的嫩芽。小王子看到嫩芽长出一个巨大的花蕾,感到从中一定会产生奇迹。但是,这朵花儿却躲在她那绿茵茵的房间里,梳妆打扮没个完。一天清晨,正好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她露面了。

她,精心做了那么许多的准备,却伸着懒腰打着呵欠说:“哎呀!我刚刚睡醒。。。请原谅。。。瞧我的头发还是乱蓬蓬的。。。”

小王子此时抑制不住自己那爱慕之情。

“你真美!”

“是么?你可知道,太阳是和我同时诞生的。。。”

小王子看得出,这花儿很不谦虚,不过,她确实楚楚动人。

“我想,是该吃早点的时候了吧?”她随后又说,“请您记得我需要。。。”

小王子感到十分惭愧,于是去提了一壶清水来给她浇灌。

不久,她就以她的多疑的虚荣心来折磨小王子。例如,有一天,她谈起她身上长着的四根刺时,她对小王子说:“老虎么,让它们带着它们的利抓来吧!”

“我的星球上根本没有老虎,”小王子反驳说,“而且老虎是不吃草的。”

花儿娇嗔地说:“我可不是草。”

“请原谅!”

“我不怕什么老虎,可是我受不了穿堂风,您没有屏风吗?”

小王子思忖着:“受不了穿堂风。。。这对一株植物来说,太不幸了。这朵花儿有点难弄…”

这时,她故意咳得更响,好使他良心受责备。

尽管小王子真心诚意爱这朵花儿,这样一来,他开始对她产生怀疑了。小王子对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看得过分认真,结果使自己很苦恼。

小王子选择了离开,去旅行。

临行那天早上,当小王子最后一次浇花,准备为她盖上玻璃罩子时,他觉得自己想哭出来。

“再见了!”他对花儿说。

花儿咳嗽起来,但并不是由于感冒。她终于开口说:“我真傻,我请求你的原谅。祝你幸福。”她居然没有一句责备他的话,这实在使他感到意外。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,玻璃罩举在半空。他不懂得这份脉脉的柔情。

“的确,我爱你。”花儿对他说,“但是你一点儿都没体会到,这实在是我的错。再说也没有用了。不过,你过去也和我一样的傻。希望你今后幸福。。。把罩子放到一边去吧,我用不着它了。”

“要是风。。。”

“我的感冒并没有那么厉害。。。晚间的凉风对我有好处。我是花儿呀。”

“要是虫子野兽。。。”

“我要是想结识蝴蝶,我就应当忍受得了两三只小毛虫在身上爬。据说,这很美妙。如果没有蝴蝶和毛虫,还有谁来看我呢?你么,你又远在天边。至于大动物,我并不怕,我有爪子。”

她天真地伸出她那四根刺,随后又说:“别这样磨磨蹭蹭啦,这挺叫人烦心!你既然决定走,那就快走吧!”

她是怕小王子看见她哭。这是一朵有傲气的花。。。

有一天,小王子对我倾诉:“我当时什么也不懂!我应该根据她的行动,而不是根据她的话判断她。她对我散发芳香,她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。我真不该离开她。我本应看得出她耍的那些小花招后面隐藏着的一片柔情。花儿是多么里外不一致!我当时年纪太小,不懂得爱她。”

小王子走着走着,这时候,一只狐狸出现了。

“你好!”狐狸说。

“你好!”小王子彬彬有礼地回答。但回头一看,什么也没有看见。

“我就在这儿。”那声音说,“在苹果树下。”

“你是谁?”小王子说,“你真漂亮。”

“我是狐狸。”狐狸说。

“来跟我玩玩吧。”小王子建议说,“我很不开心。。。”

“我不能跟你玩,”狐狸说,“我还没经过驯养。”

“啊,对不起!”小王子说。但是,想了一想后,他又说:“什么叫做驯养?”

狐狸说:“意思就是:建立一种关系。”

“建立关系?”

“一点不错,”狐狸说,“在我看来,你只不过是一个小男孩,跟成千上万的男孩毫无两样。我不需要你,你也不需要我。对你来说我只不过是一只狐狸,跟成千上万的狐狸毫无两样。但是,你如果驯养了我,那么我们俩就彼此相互需要。对我来说,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;我在你看来,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。。。”

狐狸叹口气说:“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,我的生活很单调枯燥,但是,如果你驯养了我,我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。我会听得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。别的脚步声会使我往洞里钻,你的脚步声却像音乐一般,把我从洞里召唤出来。还有,你看!那边的麦田,你看见了吗?我不吃面包,麦子对我来说,一点也没用。麦田不能引起我什么联想,这真使人扫兴!但是,你有金色的头发。一旦你驯养了我,那就会十分美妙!麦子,黄澄澄,会使我联想到你,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风吹麦浪的沙沙声。。。”

狐狸没说下去,盯着小王子看了好久。

“请你。。。驯养我吧!”他说。

“我是很愿意的,”小王子回答道,“可是我的时间不多。我还要认识一些新朋友,了解许许多多的事。”

“人们只能了解自己所驯养的东西,”狐狸说,“人们不会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东西。他们想要什么东西,都往商店去买现成的。可是,世界上没有可以购买朋友的商店,所以人也就得不到朋友。你要朋友,就请驯养我吧!”

“要驯养,该怎样做呢?”小王子说。

“必须非常耐心。”狐狸回答道,“首先,你离我远一点,像这样,坐在草地上。我用眼梢瞅着你,你一句话也别说。话语往往是误会的根源。不过,每天你坐得更靠近我一些。。。”

第二天,小王子又来了。

“最好还是在同一时间来,”狐狸说,“比如说,你在下午四点钟来,一到三点钟我就开始感到幸福了。时间越接近,我就越感到幸福。到了四点钟,我就会坐立不安,焦虑重重;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。可是,你如果想什么时间来就什么时间来,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我的心。。。应当有一定的常规。”

“常规是什么?”小王子问道。

“这也是被人差不多忘得一干二净的事,”狐狸说,“这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,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。比如说,猎人也有一种常规。他们每星期四都和乡村里的姑娘跳舞。星期四就成为我开心的日子!我甚至可以一直逛到葡萄园。要是猎人什么时候都去跳舞,这一天和其他日子没什么不同,那我就终年没放假的日子了。”

于是小王子驯养了狐狸。当小王子快要离开时,狐狸说:“哎!。。。我想哭。”

“这是你自己的错,我从未想过要使你难受,但是,你却要我驯养你。。。”小王子说。

“是这样!”狐狸说。

“可是你现在又要哭!”小王子说。

“当然啦。”狐狸说。

“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。”

“对我有好处。”狐狸说,“有了麦子的颜色。”

小王子走了。路上他碰见满园的玫瑰花儿。

满园的玫瑰花儿向小王子用力点着头微笑,小王子说:“你们很美,但你们是空虚的。没有人会为你们去死。当然,我的那朵玫瑰,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会认为她们和你们是一样的。可是,她单独一朵比你们全体更可贵,因为我给她浇过水,因为我为她盖过罩子,因为我给她用屏风挡风,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,她的夸口,有时甚至倾听她的沉默。因为她是我的玫瑰花。”

小王子又回到狐狸身旁:“再见了。。。狐狸”

“再见了。”狐狸说,“本质的东西,眼睛是看不到的,只有用心灵看。”

“本质的东西,眼睛是看不到的,只有用心灵看。”小王子重复这句话,以免忘记。

“正是因为我对我的玫瑰,花费了时间,才使花儿变得那么重要。”小王子重复这句话,以免忘记。

“这个真理,已经被人忘记了,”狐狸说,“但是你千万不要忘记。对你驯养的东西,你要永远负责。你必须对你的花儿负责。。。”

“我要对我的花儿负责。”小王子又重复跟着说,为了牢牢记住。

摘自《小王子》